Mr.尘无心.

你的尘先生。
不常写文,一写就是车,戏文不分且手残。
主语c圈。
爱好凹凸fate以及各种冷剧组

哥有特殊的打boss技巧

ooc ooc ooc 文笔渣
不吃此cp勿入
韩叶 女装梗 半辆车(未成品)
能接受?那就开始吧↓

————
  沉浸在梦境中的人并不是想醒来就能醒来的,当你的意识明白这一切是梦中的景象后,你的能力会受到限制,事情将走向不可收拾的局面。人是如此,蝴蝶也是如此。一切一切的生物,必要遵从这法则。属于梦的,法则。
  『叮——』
  『系统:恭喜玩家触发隐藏boss……嗞啦嗞嗞…系统……哗嗞…故…故障。』
  伴随着清脆的系统提示音,荣耀里熟悉无比的音语钻入耳中,不过这系统也算是够烂的,连boss还没说是谁就坏了。叶俢睁开眼睛的瞬间周围空间似乎扭曲了一下,数据形成的乱码将其紧紧包围于中央,还未看清楚自己在哪,场景就像是融化的巧克力一般粘稠起来,画面混乱不堪似乎真的就这么崩坏了。
  “不是吧?难得的隐藏boss啊。”
  叶俢觉得有点可惜,这到手的鸭子都飞走了。郁闷了会儿干脆随便坐在一团乱码上看着数据更新加载的超慢的数字,偶尔低头瞅一眼,身上的装备模糊一团完全看不清楚,像是七百度的近视没有戴眼镜一样,ID,武器,所有的一切都抹上了一层雾。不过他并没有在意这无关紧要的东西,可能是乱码影响的吧,估计系统正在重新改正错误数据,这么想着叶俢阖上眸子打着哈哈。
  场景突兀变了底色,知觉告诉叶俢这可能是野图boss的地盘,缓缓起身站在原地抬手拍开那堆在眼前不停变换的白色字符,静等面前的薄雾褪去,但系统似乎还没有修好,突兀弹出的面板里进度条只有百分之五的进度。慢的让人心烦。叶俢抬手按下缩小界面,随后开始四处打量着与刚才不一样的场景。
  这房间以黑红色为主,浓艳的绸布挂在床的四周,遮挡与外界的接触,沉闷的气息压的人喘不过气,支撑绸幕的支架是深沉的黑色,抑郁的氛围下我们的主角叶俢,他自己就坐在石榴色大床的正中央。
  “这是什么副本展开?荣耀里有这样的副本么?”
  多年来被称作荣耀教科书的叶神迷茫了,仅是呆呆的发愣一会,脑海中原本系统的声响,却被一个熟悉的男性嗓音由不同腔调吐露。
  『友情提示,您已踏入恶魔领主的地盘,是否贡献上您的钱包。』
  啥?微沉磁性的嗓音,略严谨的措词让叶俢脑海中立刻蹦出了一个人的面容——张新杰。
  那么这又算是什么情况?做梦吗?
  等等,做梦……
  原本毫无头绪的叶修头脑一瞬间就清醒了,对啊,荣耀这游戏玩了这么多年怎么可能会出故障,这一定是在做梦,不然我不可能会在游戏里出现嘛。
  有的时候,真的是在睡梦中都注意不到自己是在做梦。看起来这话也不全是错误的嘛。
  总算理清头绪的人这会儿才打算翻身下床,厚重的石榴色绸幕把视线挡了个完,是一点也看不见外面,这要是有人过来了岂不是很轻易就被捉到。这么想着索性动身跳下床檐,不过这一动,叶俢发现了问题,两腿间小凉风不停可不像穿了裤子……低头再看。
  “我靠。”
  看着自己这身守护天使的一身小裙子粉嫩掺杂着白,纱裙上似乎加上了特效的蕾丝边,腿上还套着白色丝袜,两侧的绳扣卡在似乎和内裤一个配套的纽上,十足的情趣内衣。叶俢忍不住爆了句粗口。他觉得自己被系统玩弄了,对,比起调戏更加可怕。再抬头看看自己顶着的ID。呵。
  『忧郁小猫猫』
  联盟第一的叶神,被几大公会围追堵截还能游刃有余,此时此刻却因为一个自己的小号而陷入了沉思。或许当初玩人妖号就是个错误。这会儿是不是应该醒过来了,再不醒接下去怕是要变成噩梦了。
  而且,自己这守护天使能干嘛,又没法打架,难不成跟对面的说一声
  “哥是守护天使,不跟你打,咱俩来猜拳定输赢吧。”
  ——这未免也太搞笑了吧。想象到那幅画面后,叶俢的嘴角不自觉抽了抽,抬手在大腿上拍了一下,还挺疼。抿抿嘴唇只好承认了自己这个战五渣+守护天使的设定。
  叶俢踢开绸幕看向外面,四周都昏暗不已,只有一盏由透灰色玻璃笼罩的灯在房间内发出微弱光芒。从床上翻起下地,脚面踏在地上冰冷触觉使得人稍稍抖了一下,虽然叶俢有想过把这一身行头给脱掉,不过比起裸奔,还是穿着一层比较好,至少还能保暖不是?他叶俢是不要脸,但也没有那么变态的癖好。
  “话说这boss呢?都看了半晌也没见有影啊。”
  虽然根据那个莫名其妙的“张新杰系统”能够猜出一点这所谓的boss,不过不亲眼看一下还不能够百分百确定。如果真的是……那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啊。
  随着时间的推移叶俢已经把这个不大的房间兜了一圈,床边的暗红色木柜上着锁,黑色的墙壁上挂着一些看上去就很莫名其妙的物品,叶俢皱了皱眉,(发现事情不简单)。于是,他把每一处都检查了至少两遍,然后得出了一个结论:这房间没有任何出入口。
  门和窗甚至是老鼠洞,一个也没有……
  毕竟是梦,只是梦而已,不较真,不较真。
  但是这梦太真实了吧!无论触觉还是感官,都像是在现实世界一样。
  好好的一个网络游戏,怎么系统一崩坏就成了密室逃生,还是那种bug到处都是的盗版游戏。作孽啊。
  这么想着叶俢又坐回床上,折腾了半晌以他一个宅男的体力来说,已经算是透支了。干脆躺了回去闭上眼睛打算再睡一觉,说不定一觉醒来就回到现世了,那样的话倒是不用再做什么多余的事。
  “汝等下人,还不上交贡品,免去皮肉之苦。”
  冷硬的声音缓慢咀嚼着词汇,甚至说话的时候差点咬了自己舌头,很显然这样的台词实在不适合他。叶俢睁开眼睛盘腿坐在床上侧身撩开了绸幕,眼前的人身着黑色披风,红色点缀下摆像极了血液色彩,里侧有着严谨西装样式的服饰,却掺杂了与那张脸明显不符合的朋克元素,这与游戏里风骚的boss,不知道有多配 ,却是完全不适合这人严肃的表情。
  “哈哈哈哈,这身衣服还真不适合你啊,老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过哥今天没带钱包,怎么着十年交情通融一下呗。”
  顾不得现在剧情是什么,叶俢笑得前仰后合就差没打滚了,实在是太好笑了。就凭韩文清那张钱包脸,就足够吓人的了,搭配上这种孙翔都不喜欢的风格,简直像是『你不交钱包,就吓死你』。不笑都对不起这衣服的设计者啊。
  
  韩文清其实一直在以第三视角看着房间里的一举一动,这似乎是个梦境,但主角却不是自己。抱臂看着房间里认识的对手穿着奇怪装扮乱跑,心底不明的有种感觉升腾,直到“自己”出现之后,那别扭的模样看得他都想打人。
  这什么搞怪的梦?真的是太可笑了。刚刚想到这儿,韩文清便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吸力把自己捞进了身体里,于是他就变成了主角之一。
  

评论(4)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