澹台世家纨绔子.绝

杂食无禁忌.喜逆喜拆.cp洁癖勿入
车技尚可.文笔一般.非写大纲型选手

因果报应

-克泽flag
-时间轴克御BE
-泽村第一视角
-是个被我遗弃的车(。)

「嗤,这是和好的握手么?」

“...怎么可能。”    
黑夜往往能够遮掩掉许多的东西,包括自己内心的仇恨焰火,站在背光的公园深处缓缓抬起手,衣袖内准备好的利刃已经露出寒芒,对于人的话语喉间压抑不住笑出声来,蕴含着绝望的疯狂之意,腕部用力勾起朝人脖颈划去——是的,只要划破喉咙让他无法发声就可以...
  
寒刃刺破空气的声音并不那么悦耳,漆黑一片的公园内借助清冷白光可以看见那个男人早有戒备的后退躲开了这一击,心底咯噔出声将唯一的希望压入谷底,还未来得及抽手臂腕便被人扼住,反拧紧贴腰侧力道不存丝毫情面让疼痛刺入脑中,短促闷哼过后不可置信的扭头看向人,湛蓝眸子里的深邃连自己都看不清楚,不清楚,但那与前阵子看见的佐伯克哉不同,利刃掉落地面发出声响打破寂静,勉强勾出笑容压下颤抖声线手臂用力挣动,顾不得疼痛快速挣动,大脑的第一反应是驱使自己还能活动的手臂向后猛砸人胸口。
  
“嘶…真想不到啊克哉,你居然已经猜到了。”   
「...泽村,你应该是知道因果报应的。」  
  
被拦住了动作瞳孔骤缩生生挤出一声低吼,报复失败的不甘在几乎崩溃的边缘狠狠的推了自己一把,眼角刺痛似乎因瞪视过久而产生的酸痛,心底溢出的黑暗让人神志不清,想要现在立刻马上,杀死他。人的话语与自己之前酝酿的复仇后说辞几乎相吻合,却摸不到头绪,倒是恨不得即刻捡起地上的刀刃将缚住自己的家伙捅个稀烂。身后突兀的力道迫使重心前倾倒向地面,单肘支地巨大冲力让半个胳膊都麻木了起来,后腰被人按住无法起身,偏头看人镜片下的寒意似乎带着隐隐的愠怒和若有所思,更多的是——毫无顾忌的狂热。
  
不明白差错出在哪里,但是这个佐伯克哉...过于仇视的目光刺激着心底,不自觉唇角上扬勾起嘲讽弧度,讽刺自己,也讽刺这个成为自己阴影如此多年的男人。啊...终究也还是会和我一样啊...佐伯克哉。回过神时,布料撕裂的声音已经响起,西服变成破烂布条凉意顺着肌肤攀上层细密疙瘩,一瞬间便想起了当初在那个宾馆里的噩梦,脸颊贴上冰凉地面死死盯紧人的侧颜却看不清埋在阴暗处的眼神,不由得打了个冷颤抬膝抵住地面蹬起,腹部一阵钝痛将动作打断,被人踹的一阵恶心,强压下反胃的不适轻咳出声。短暂的僵持被打破,另只手被人拎住肩膀拧后,腕部紧紧缠绕的布料许是被人抽走的领带,手臂酸痛使不上力气,暗夜中只听见一声嗤笑,而后那人从衣服兜里掏出来什么...。 
  
“佐伯克哉...我总有一天要杀死你!”
「泽村,你没机会了。」
  
肩头被踩着力道迫使蜷起的身形变为正面朝上,紧皱眉头不明白人的动作,浅淡月光被薄云遮挡映不出人手里的物件,只觉得那是个并不大小瓶子,身上的昂贵西服已经被扯开,撕碎的痕迹让人不禁扼腕,以目前拼死搏出的结果来看,必须要在人进行折辱之前结果掉一方的生命,记忆里的疼痛似乎又一次钻入脑海,压下微颤的心绪视线扫过地面上的刀刃——啧,太远了。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