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尘无心.

你的尘先生。
不常写文,一写就是车,戏文不分且手残。
主语c圈。
爱好凹凸fate以及各种冷剧组

哥有特殊的打boss技巧

ooc ooc ooc 文笔渣
不吃此cp勿入
韩叶 女装梗 半辆车(未成品)
能接受?那就开始吧↓

————
  沉浸在梦境中的人并不是想醒来就能醒来的,当你的意识明白这一切是梦中的景象后,你的能力会受到限制,事情将走向不可收拾的局面。人是如此,蝴蝶也是如此。一切一切的生物,必要遵从这法则。属于梦的,法则。
  『叮——』
  『系统:恭喜玩家触发隐藏boss……嗞啦嗞嗞…系统……哗嗞…故…故障。』
  伴随着清脆的系统提示音,荣耀里熟悉无比的音语钻入耳中,不过这系统也算是够烂的,连boss还没说是谁就坏了。叶俢睁开眼睛的瞬间周围空间似乎扭曲了一下,数据形成的乱码将其紧紧包围于中央,还未看清楚自己在哪,场景就像是融化的巧克力一般粘稠起来,画面混乱不堪似乎真的就这么崩坏了。
  “不是吧?难得的隐藏boss啊。”
  叶俢觉得有点可惜,这到手的鸭子都飞走了。郁闷了会儿干脆随便坐在一团乱码上看着数据更新加载的超慢的数字,偶尔低头瞅一眼,身上的装备模糊一团完全看不清楚,像是七百度的近视没有戴眼镜一样,ID,武器,所有的一切都抹上了一层雾。不过他并没有在意这无关紧要的东西,可能是乱码影响的吧,估计系统正在重新改正错误数据,这么想着叶俢阖上眸子打着哈哈。
  场景突兀变了底色,知觉告诉叶俢这可能是野图boss的地盘,缓缓起身站在原地抬手拍开那堆在眼前不停变换的白色字符,静等面前的薄雾褪去,但系统似乎还没有修好,突兀弹出的面板里进度条只有百分之五的进度。慢的让人心烦。叶俢抬手按下缩小界面,随后开始四处打量着与刚才不一样的场景。
  这房间以黑红色为主,浓艳的绸布挂在床的四周,遮挡与外界的接触,沉闷的气息压的人喘不过气,支撑绸幕的支架是深沉的黑色,抑郁的氛围下我们的主角叶俢,他自己就坐在石榴色大床的正中央。
  “这是什么副本展开?荣耀里有这样的副本么?”
  多年来被称作荣耀教科书的叶神迷茫了,仅是呆呆的发愣一会,脑海中原本系统的声响,却被一个熟悉的男性嗓音由不同腔调吐露。
  『友情提示,您已踏入恶魔领主的地盘,是否贡献上您的钱包。』
  啥?微沉磁性的嗓音,略严谨的措词让叶俢脑海中立刻蹦出了一个人的面容——张新杰。
  那么这又算是什么情况?做梦吗?
  等等,做梦……
  原本毫无头绪的叶修头脑一瞬间就清醒了,对啊,荣耀这游戏玩了这么多年怎么可能会出故障,这一定是在做梦,不然我不可能会在游戏里出现嘛。
  有的时候,真的是在睡梦中都注意不到自己是在做梦。看起来这话也不全是错误的嘛。
  总算理清头绪的人这会儿才打算翻身下床,厚重的石榴色绸幕把视线挡了个完,是一点也看不见外面,这要是有人过来了岂不是很轻易就被捉到。这么想着索性动身跳下床檐,不过这一动,叶俢发现了问题,两腿间小凉风不停可不像穿了裤子……低头再看。
  “我靠。”
  看着自己这身守护天使的一身小裙子粉嫩掺杂着白,纱裙上似乎加上了特效的蕾丝边,腿上还套着白色丝袜,两侧的绳扣卡在似乎和内裤一个配套的纽上,十足的情趣内衣。叶俢忍不住爆了句粗口。他觉得自己被系统玩弄了,对,比起调戏更加可怕。再抬头看看自己顶着的ID。呵。
  『忧郁小猫猫』
  联盟第一的叶神,被几大公会围追堵截还能游刃有余,此时此刻却因为一个自己的小号而陷入了沉思。或许当初玩人妖号就是个错误。这会儿是不是应该醒过来了,再不醒接下去怕是要变成噩梦了。
  而且,自己这守护天使能干嘛,又没法打架,难不成跟对面的说一声
  “哥是守护天使,不跟你打,咱俩来猜拳定输赢吧。”
  ——这未免也太搞笑了吧。想象到那幅画面后,叶俢的嘴角不自觉抽了抽,抬手在大腿上拍了一下,还挺疼。抿抿嘴唇只好承认了自己这个战五渣+守护天使的设定。
  叶俢踢开绸幕看向外面,四周都昏暗不已,只有一盏由透灰色玻璃笼罩的灯在房间内发出微弱光芒。从床上翻起下地,脚面踏在地上冰冷触觉使得人稍稍抖了一下,虽然叶俢有想过把这一身行头给脱掉,不过比起裸奔,还是穿着一层比较好,至少还能保暖不是?他叶俢是不要脸,但也没有那么变态的癖好。
  “话说这boss呢?都看了半晌也没见有影啊。”
  虽然根据那个莫名其妙的“张新杰系统”能够猜出一点这所谓的boss,不过不亲眼看一下还不能够百分百确定。如果真的是……那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啊。
  随着时间的推移叶俢已经把这个不大的房间兜了一圈,床边的暗红色木柜上着锁,黑色的墙壁上挂着一些看上去就很莫名其妙的物品,叶俢皱了皱眉,(发现事情不简单)。于是,他把每一处都检查了至少两遍,然后得出了一个结论:这房间没有任何出入口。
  门和窗甚至是老鼠洞,一个也没有……
  毕竟是梦,只是梦而已,不较真,不较真。
  但是这梦太真实了吧!无论触觉还是感官,都像是在现实世界一样。
  好好的一个网络游戏,怎么系统一崩坏就成了密室逃生,还是那种bug到处都是的盗版游戏。作孽啊。
  这么想着叶俢又坐回床上,折腾了半晌以他一个宅男的体力来说,已经算是透支了。干脆躺了回去闭上眼睛打算再睡一觉,说不定一觉醒来就回到现世了,那样的话倒是不用再做什么多余的事。
  “汝等下人,还不上交贡品,免去皮肉之苦。”
  冷硬的声音缓慢咀嚼着词汇,甚至说话的时候差点咬了自己舌头,很显然这样的台词实在不适合他。叶俢睁开眼睛盘腿坐在床上侧身撩开了绸幕,眼前的人身着黑色披风,红色点缀下摆像极了血液色彩,里侧有着严谨西装样式的服饰,却掺杂了与那张脸明显不符合的朋克元素,这与游戏里风骚的boss,不知道有多配 ,却是完全不适合这人严肃的表情。
  “哈哈哈哈,这身衣服还真不适合你啊,老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过哥今天没带钱包,怎么着十年交情通融一下呗。”
  顾不得现在剧情是什么,叶俢笑得前仰后合就差没打滚了,实在是太好笑了。就凭韩文清那张钱包脸,就足够吓人的了,搭配上这种孙翔都不喜欢的风格,简直像是『你不交钱包,就吓死你』。不笑都对不起这衣服的设计者啊。
  
  韩文清其实一直在以第三视角看着房间里的一举一动,这似乎是个梦境,但主角却不是自己。抱臂看着房间里认识的对手穿着奇怪装扮乱跑,心底不明的有种感觉升腾,直到“自己”出现之后,那别扭的模样看得他都想打人。
  这什么搞怪的梦?真的是太可笑了。刚刚想到这儿,韩文清便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吸力把自己捞进了身体里,于是他就变成了主角之一。
  

因果报应

-克泽flag
-时间轴克御BE
-泽村第一视角
-是个被我遗弃的车(。)

「嗤,这是和好的握手么?」

“...怎么可能。”    
黑夜往往能够遮掩掉许多的东西,包括自己内心的仇恨焰火,站在背光的公园深处缓缓抬起手,衣袖内准备好的利刃已经露出寒芒,对于人的话语喉间压抑不住笑出声来,蕴含着绝望的疯狂之意,腕部用力勾起朝人脖颈划去——是的,只要划破喉咙让他无法发声就可以...
  
寒刃刺破空气的声音并不那么悦耳,漆黑一片的公园内借助清冷白光可以看见那个男人早有戒备的后退躲开了这一击,心底咯噔出声将唯一的希望压入谷底,还未来得及抽手臂腕便被人扼住,反拧紧贴腰侧力道不存丝毫情面让疼痛刺入脑中,短促闷哼过后不可置信的扭头看向人,湛蓝眸子里的深邃连自己都看不清楚,不清楚,但那与前阵子看见的佐伯克哉不同,利刃掉落地面发出声响打破寂静,勉强勾出笑容压下颤抖声线手臂用力挣动,顾不得疼痛快速挣动,大脑的第一反应是驱使自己还能活动的手臂向后猛砸人胸口。
  
“嘶…真想不到啊克哉,你居然已经猜到了。”   
「...泽村,你应该是知道因果报应的。」  
  
被拦住了动作瞳孔骤缩生生挤出一声低吼,报复失败的不甘在几乎崩溃的边缘狠狠的推了自己一把,眼角刺痛似乎因瞪视过久而产生的酸痛,心底溢出的黑暗让人神志不清,想要现在立刻马上,杀死他。人的话语与自己之前酝酿的复仇后说辞几乎相吻合,却摸不到头绪,倒是恨不得即刻捡起地上的刀刃将缚住自己的家伙捅个稀烂。身后突兀的力道迫使重心前倾倒向地面,单肘支地巨大冲力让半个胳膊都麻木了起来,后腰被人按住无法起身,偏头看人镜片下的寒意似乎带着隐隐的愠怒和若有所思,更多的是——毫无顾忌的狂热。
  
不明白差错出在哪里,但是这个佐伯克哉...过于仇视的目光刺激着心底,不自觉唇角上扬勾起嘲讽弧度,讽刺自己,也讽刺这个成为自己阴影如此多年的男人。啊...终究也还是会和我一样啊...佐伯克哉。回过神时,布料撕裂的声音已经响起,西服变成破烂布条凉意顺着肌肤攀上层细密疙瘩,一瞬间便想起了当初在那个宾馆里的噩梦,脸颊贴上冰凉地面死死盯紧人的侧颜却看不清埋在阴暗处的眼神,不由得打了个冷颤抬膝抵住地面蹬起,腹部一阵钝痛将动作打断,被人踹的一阵恶心,强压下反胃的不适轻咳出声。短暂的僵持被打破,另只手被人拎住肩膀拧后,腕部紧紧缠绕的布料许是被人抽走的领带,手臂酸痛使不上力气,暗夜中只听见一声嗤笑,而后那人从衣服兜里掏出来什么...。 
  
“佐伯克哉...我总有一天要杀死你!”
「泽村,你没机会了。」
  
肩头被踩着力道迫使蜷起的身形变为正面朝上,紧皱眉头不明白人的动作,浅淡月光被薄云遮挡映不出人手里的物件,只觉得那是个并不大小瓶子,身上的昂贵西服已经被扯开,撕碎的痕迹让人不禁扼腕,以目前拼死搏出的结果来看,必须要在人进行折辱之前结果掉一方的生命,记忆里的疼痛似乎又一次钻入脑海,压下微颤的心绪视线扫过地面上的刀刃——啧,太远了。
  

#王者荣耀#

#路人芳,狄芳#
#现代警察abo世界观#
#一辆儿童车#
#ooc ooc ooc#

李元芳知道这次是他在逞强,但是他不想让那个人看清自己,误以为自己还是个需要人保护的孩子。他已经长大了,已经19了!
而狄仁杰不这么认为,即使第二性别已经开启了,也不能说明他脱离了稚嫩。所以这一次的任务,原本安排的,是其他几个身强力壮的男子。这些人不仅能打会斗,在刑警大队也都是有些年纪的长辈了,这也是李元芳看出不妥的地方。
“都是小年轻待的地方,几个大老爷们过去不太好吧?就算是贩毒的人也会看出破绽的。毒枭年纪或许会大一点,可是这买毒的人大都是市井混混一类的,所以不如由元芳去……”
这条意见理所应当的被狄仁杰回拒了,于是李元芳就做出了他生命以来第一次的叛逆。也是,最让他后悔的一次。 
   
“狄大人,当您看到这个字条的时候,元芳已经在前往毒枭藏聚的窝点了,希望您能祝元芳顺利潜入。李元芳留。”  

狄仁杰生气了,很生气,连跟随他多年的刑警都没有见过这么生气的他,那张脸,黑的和锅底一般,周围的阴冷气息,恐怕是谁都不想靠近。但是狄仁杰的怒意只在一瞬,他现在唯一能做的,是祈祷这个小家伙能够平安。他还是喜欢那个在办案时天天在身后巴结自己,讨好自己的小元芳。而不是此时此刻独当一面的李元芳,虽然他知道总有一天他会长大,可是,狄仁杰的胸口还是像有东西堵着一般,难受,很难受。 
“去布置眼线,在毒枭藏匿的窝点周围安排人24小时盯着,发现不对立刻铲除,如果人手不够,就多调点,警察局不是让你们吃白饭的知道么!该做出贡献的时候到了。”  
————————————————
或许是有什么不好的消息吧,这几日连着下起了大雨,狄仁杰忙着处理其他的案件,虽然不说,他还是在空闲时间询问李元芳的事情,他进了毒枭的贼窝,到现在都没有消息。狄仁杰心里着急面上依旧平静,镇住了大多数人的心。
直到此时此刻……
狄仁杰办公室的电话响了,那边传来的声音很陌生,但只听一次,就恶心的不想再听,就像喉间哽了痰一般,那个说话跟太监一样的男音,狄仁杰手一抖差点挂了电话。    『狄大治安官,不想知道自己宠爱的小家伙现在怎么样么?』 
『我觉得你会很感兴趣呢,不过小家伙是个BETA所以麻烦了些,现在倒是能给兄弟几个解了解馋哩。』  
……狄仁杰平静的面具被粉碎了,心里的急躁,惶恐,不安一并涌上,他紧紧攥住话筒力道之大,都快把它捏碎了。狄仁杰还是没想的,这群毒枭会查到李元芳的信息,就算做了伪装,他也是那么的显眼,只是没有想到,那群丧心病狂的人会做出更过分的事情。  
————————————————(时间倒退分割线)
李元芳在后悔,在后悔为什么不听狄大人的话,一个人逞强想要证明自己,结果就是落在了这群歹人手里。不久前刚开启第二性别,作为一个BETA他以为自己是非常安全的,至少不会被发情期易感期困扰,他也知晓狄仁杰是个ALPHA,所以虽然有些不甘心,但是并没有表现。
李元芳想和狄仁杰一样强。虽然可能性很小。    
混入贼窝的第一天,安全。李元芳以一个酒吧小头目的名义借用之前被打击抹杀的一个人名来到毒枭们的外围,他自称贩卖毒品给几个哥们玩一下。  
第二天,被发现了。李元芳也有点失策,他不知道这群人怎么会查到自己,但是,警局内部可能有卧底这种事情,让他心里一惊。    
他被关了起来,独自一人的牢笼,情况也不算太差,但是相比较之下,他更喜欢狄大人的怀抱。那可比这破床好多了。李元芳缩在墙角不知道何时才能被救出去,刺鼻的味道恶心的他睡不着觉,那毒品的刺激味道各着几个加工坊都能闻见。没有任何吃的做补给,但那恶心的味道在勾他的胃,直到元芳把胃液吐了出来才罢休。
  
过了几日?大概是几日?不知。李元芳瘦小的身形更加瘦弱,但是那鎏金色的眸子依旧闪着坚毅的光芒,而非常巧合的是,这群贼人里,有一个头子是ALPHA。更巧的是,他的易感期到了,在外出的时候被OMEGA的气息撩拨的不行,但他不能乱找,引来不必要的麻烦,他这大生意可做不成了。你问元芳为什么会知道?他的耳朵就是用来窃听羞答答的小秘密的,就是这个秘密,对他而言,也不知道是有利还是有害。
『大哥,我从xx那里搞到一种药,可以将人的第二性别强制改变成OMEGA,你也知道,OMEGA很值钱的,不如拿那个小警察试试啊。』  
    
于是。噩梦开始了。李元芳被蒙住了双眼,捆紧了手脚,强行掰开了双唇灌下不知名的药物,他这个时候的无助与害怕,是生来第一次,也只有这个时候,他才知道,他还是个孩子。
刺痛在四肢蔓延开来,剧烈的痛苦使得元芳不住的颤抖着,他的肌肉在痉挛,冷汗也不断的望外冒,痛苦的呻吟被压回喉咙,手紧紧的攥住捆绑用的绳子。他现在的情况,大概就是被吊在房梁上一样,双手高举过头顶绷紧伸直,脚下微微悬空只有点着脚尖才能让手腕轻松些,但是他脑袋里的疼痛和四肢的刺痛根本让他无法去顾及手腕,所以红紫色的痕迹被勒入肌肤嵌入肉里。
从来不知道ALPHA的气息会扰乱他的呼吸节奏,心跳不由自主的会变快,元芳以为,只有狄仁杰才会让他这样。  
他隐约听见有人在打电话,甚至他可以听见电话那头熟悉的声音,但是他没有力气叫喊,他现在的情况就和死了差不多。唯一差的就是他还活着,活在这个人间炼狱。  
—————————————— 
『把手机打到xx这里来,然后点开视频,记住了狄仁杰,不想让你的小家伙死掉的话,就别让那群白痴警察碰我们,我们身后的人,比你想的要大。』    
狄仁杰这么听着,手中的电话绳都快被拽断了,他用随身携带的公用手机接上了视频,狄仁杰还没有傻到把自己的私人电话卡暴露给几个毒枭。
虽然有了心里准备,可是眼前的场景还是让他一阵晕眩,平日里活蹦乱跳的李元芳现在就跟死了没什两样,胸口的起伏都有些中断迹象,衣服虽说破烂但索性没有被抽打的痕迹,只是手腕被勒的嵌入肉里,他看着就心疼。  
“你们,把元芳怎么样了。”  
黑市的药品很多,的确不缺乏这种东西,虽然那种令人恶心的药令人唾弃,但是,强行把BETA转变成OMEGA,着几乎等同于把石头变成金子。所以何乐而不为呢?    
狄仁杰听到解释的时候几乎想砸穿了那边家伙的头盖骨。他看着逐渐凑过去开始舔弄小家伙脖颈的人,不情愿看着索性扭开了头。让他看着自己的手下被人侵犯,怎么可能。
狄仁杰很不明智,也很不理智,他用字条给身边的刑警传达了一个消息,剿灭。
这是唯一一次不理智的行为,狄仁杰对于给他全部希望的市长武则天感到抱歉,因为他无法压抑心中的不平,他想要将那些毒枭绳之以法,让他们在监狱好好享受一下颠覆人生的世界。
当然这些是后话了。
『不要把视线移开哦狄大治安官,不然就让这个小家伙身上的肉一块一块的消失——』    
捏着腔调的声音令人作呕,狄仁杰蹙眉只能看了回去,他只想让那群人赶快被抓捕,然后救出小家伙而已,人脏并获也忘了,请求许可也没批,他只有一个心愿,连他都没发现的心愿。
平安回来。   
让李元芳回来,回到他身边,这一次他要狠狠的扣他工资,让他不能再任性。      






OS:
你问我车在哪,在后面(x)
预知后事如何。
送你链接啊……(gun
http://www.jianshu.com/p/62bc0eb6b726